聯合報寫作教室/你的球場不是我的球場

聯合報寫作教室/你的球場不是我的球場

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呂倩如╱撰寫

「深綠與朱紅共構的平面,白色線條分明區塊,半圓形的弧與其中更狹窄的拋物線,切割了得分高下。」我以這一段描述請全班猜猜這可能是什麼空間,不少人很快能命中答案──籃球場。

這是許多學校常見的景色,所以學生較易聯想,當同學聽了這描述之後,我請他們試試看,如果用自己的方式敘述籃球場的空間,會怎麼寫?待一分鐘後,請幾位同學分享內容,會發現結果大同小異,肉眼所見的特徵,眾人都差不多。

這是景物描寫時,常見的一種瓶頸──寫景單純只有景物。其實文筆高下當然可從描摹之中自然顯露,可是寫作不只是技巧工筆的展現,能抒發感受,更是書寫的好處與目的。有感受時,文章也自然能有特色突出。但感覺從何而來?必定是由事而生,無論是見過他人故事,或是我們置身其中的活動。於是我請同學回想,自己是否有置身某個空間的觀察,自己從中做了什麼?又有何感觸呢?

我取了自己曾在體育課平時測驗失利的經驗:「那一次,站在罰球線上,十次的球拋手落之後,驚覺我與籃框的距離,真是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一球都沒進!老師只輕笑笑地說:『沒關係,下週補考就好。』之後的那一週,每當我經過操場,總是不敢正視中央的籃球場地,只能偷偷瞅著它,瞥見白色弧形揚起它的訕笑。」

經過這番舉例,台下有些人會心一笑,有些男孩露出「這很誇張」或同情的神情。我知道,球場是很多人的光榮戰場,但不是那時候的我的呀。

藉由事件觸動心情,結合空間特色,加上聯想,學生也自選空間仿此練習:

「一下列車便有一大群人圍觀、拍照,雖然照的是我身後古老的火車,但自己也與有榮焉,好像自己就是從紅毯上走過的好萊塢明星一般。」

「松樹攀附在樹幹上,發出牠對於堅果的美味的讚揚;鳥兒高踞枝頭,唱出牠對自然的感謝;我坐在一棵不平坦的岩石上,傾聽他們的心聲,同時也感染了他們的喜悅。」

每個場景,都漸漸寫出不同的執筆者各自的心情與特色。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85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