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寫作教室/記得或遺忘 怎樣幸福?

聯合報寫作教室/記得或遺忘 怎樣幸福?

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 呂倩如老師╱撰寫

今年高中國寫作文,藉由電影「忘情診所」和「健忘村」的情節,引導我們觀察記憶的存有或刪除對生命的影響。接著提問:若有經驗機器的發明,能「讓人們享受虛擬的『幸福人生』」,而你是否願意開放機器上市?作答傾向皆能各取所好,但為了清楚表態、立論穩當,就必須經歷一番價值思辨,接下來要討論的便是:此歷程需考量的面向有哪些?

如果是以追求幸福人生為目標,只能選擇「記得」或「遺忘」。在權衡利弊時,或許可用禪宗「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的三層境界,看待幸福與悲傷記憶存在的意義。

第一層「見山是山」,屬於單純的表象。幸福記憶都是美好的、令人想保存的,而悲傷記憶只會帶來心靈苦痛,所以能免則免。此一立場即推論出贊同經驗機器的上市,以協助遺忘負面記憶。

第二層「見山不是山」,屬於懷疑批判態度,是對於所見所知訊息,多了一層思考,企圖找出相悖於單純表象的可能。所以,只留著幸福記憶,未必就是幸福,那樣的人生多單調、多無趣啊!換言之,徒有幸福,反而是一種不幸。有了不幸的存在,才能凸顯幸福多麼可貴,令人喜愛珍惜。持有此立場者,應該會反對刪去負面記憶,反對經驗機器的上市。

第三層「見山又是山」,即看見幸福是美好的,不幸是使人痛苦的,但這是歷經世事後的洞察,明白了美好或難過的回憶,都是如實的存在,才成就了一個個完整人生,讓每個人圓滿而豐富。當生命見過高山低谷的風景,能含納跌宕起伏,又何須仰賴外力造作?

在考量上述三層理由後,即可擇一當作自身觀點;當然,三者的複雜度不盡相同,但仍以真切體會為上選。組織文章,也宜先客觀承認幸福記憶和難過記憶的存在情況、各別對自身的影響,亦可以順勢補充個人悲喜經驗,所帶出的感受會更加深刻;接著將此影響進行比較,或者思考兩者的交互作用,最後重申所選擇的立場。

梳理想法後,不妨觀察自己的生活實踐態度,誠實自問:記得或者遺忘,怎樣才是真正的幸福呢?(本文同時見刊《聯合報》教育版)

想知道更多寫作技巧?《40週寫作覺醒》精選聯合報寫作教室專欄,集結出版。選購電子書可享66折,請上udn讀書吧。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608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