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性情意題的書寫

知性情意題的書寫

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何政輝撰寫

無論是國中會考寫作或是高中國寫,不難發現大考中心的考試趨向有兩大方向,其一,根據引文或圖表作出分析與歸納;其二,提出自己的觀察或自身經驗。

先從學測說起,104年長文寫作題目為〈獨享〉,誠如題幹「談論關於『獨享』的經驗、體會或反思」,延續命題作文的出題慣性,主要陳述自身經驗與延伸感性心靈的延伸書寫。往過去再翻查103年題目:〈通關密語〉,題目揭示寫作指向,「對於人生的考驗,你是否也有自己 的『通關密語』?」同樣從自身經驗為出發點,在私我、感性層面深掘自我成長的軌跡。

從105年「彎腰郵筒」的測驗方向已逐漸趨近現行國寫的施策目的,在此不用後設的心理去揣測出題者是否嗅到未來考試的風向球,所以,筆者不把此年的出題說成前哨戰。(另一個原因是,106年的題目〈關於經驗的N種思考〉又回到命題式作文的模式。)「彎腰郵筒」一題從104年蘇迪勒颱風強勁兩個郵筒因吹落招牌而砸歪。題幹已經寫出文章背後的訊息,希望學生在災難的事實中,從苦悶與幽默之間探查人的內心。這樣的出題無疑是在揭開第一層意涵後,希望學生藉由閱讀素養的能力抒發己見。

當國寫在107年正式登場,施測的面向與過去大相徑庭。眾所周知,無論是「記憶力」或「禁含糖飲料」,可以發現知性題側重在分析、歸納的能力,要學生在文字與圖表中通盤讀出訊息,這類型的出題,學生一直是站在「客觀」、「旁觀」的書寫視角,要求有條理的輸出想法,並且在陳述想法時,具備強而有力的邏輯思辨性。

在課堂上,發現「情意題」常使學生困擾摸不清書寫方向,最主要的原因是「情意」二字讓學生常有過度的想像,以為應一味往抒情的論述方向走去,而延伸出「我到底要寫多少自己的例子?」、「引文的例子跟我的例子要怎麼銜接?」諸多問題。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40期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