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寫作教室/議題遊戲──拒絕購買以外的事

聯合報寫作教室/議題遊戲──拒絕購買以外的事

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宋奇勳╱撰寫

面對魚翅爭議,僅個人拒絕購買便足夠嗎?

在閱讀〈割翅棄鯊:誤會一場?〉後,同學們對於魚翅供需有了認識,更明白鯊魚滅亡將造成生態浩劫。眼看先備知識已具,我便邀請大家進入議題遊戲的世界裡,分組扮演捕鯊集團、魚翅餐廳、環保團體……不同身分,一同做出選擇(復育、維持、獵殺),嘗試達成組織的勝利要求,同時避免觸發遊戲的落敗條件。

剛開始,一班男同學聽到真的可以選擇「割翅棄鯊」(還可以賺到錢),無不躍躍欲試,早忘了剛讀完文章時,自己是多麼憤慨。果不其然,第一回合結算時,多數組織表態獵殺,以致鯊魚總數銳減,生態浩劫迫在眉睫。

此時,選擇復育的組別發難:「你們不是答應要復育?」「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輸掉耶!」選擇獵殺的組別也不甘示弱:「我們想獲勝就是要賺錢啊!」「自己輸或者全班輸,有不一樣嗎?」

在一旁看著同學們爭執的我,其實十分開心,畢竟他們已經察覺到遊戲的真諦──沒有一個組織能只靠自己便獲得勝利。

才進入次回合的交涉,各個組織的策略明顯不同。有的選擇詢問獲勝條件,了解不同立場的「需求」;有的自己拿出白紙寫合約,約定齊心復育;有的則是直接金援,資助對方持續運作。所幸,遊戲結束時,鯊魚數未低於要求,全班一起迎來難得的勝利。

登出遊戲後,我邀請大家重回割翅棄鯊的議題裡,分組討論:除了拒絕購買,我們還可以怎麼做?

或許因剛領導過一個組織,同學們的見解出奇的「超齡」。有人決定邀網紅合作,推廣拒買觀念;有人站在政府立場,頒布漸進式減量的規定,並輔以加強稽查;其中,我印象最深的,則是在遊戲中高聲指責他人不配合復育的環保團體,提出了輔導漁民轉型的計畫。究其原因,同學答道:「他們也不是故意,只是沒有其他謀生能力。」

一場議題遊戲玩下來,我發現國中生比我設想的更成熟、更富社會關懷。面對日益嚴酷的環境,我相信十年後的主人翁們,能運用溝通與信任,逆轉嚴峻的未來。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88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