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遇雷人 葉丙成:收爛攤練能力

工作遇雷人 葉丙成:收爛攤練能力

文╱葉丙成(台大教授)

20年前,某個晚上。當時我正在忙著準備留學申請文件。

有一點錯就重來 惹毛老爸被他嗆

在當年,申請留學可不像現在都是在網路上申請那樣方便。所有的申請都是要靠填完表格、文件,準備一大本類似推甄備審資料這樣的東西,寄到美國去給申請的大學科系的招生委員會,讓他們審查。

我還記得那時候我打算申請十幾家學校,所以要準備十幾本寄去不同的學校。在那個申請截止日期快到了的晚上,我還在弄那厚厚的申請資料。在寄出去前,完美主義作祟的我,還是一頁一頁翻,只要看到哪一頁我寫的東西少了個逗點、或是行距沒弄好,我就會改了以後把那頁印十幾份,將那十幾本的那頁給抽換掉。

那個晚上,我爸就看我在那邊忙進忙出,每看到一個小錯就印十幾頁抽換。整晚都手忙腳亂地像個熱鍋上的螞蟻,然後心情很阿雜,弄得很煩。

在旁邊看我這樣弄一整晚弄不完的老爸,實在看不下去了,突然跟我說了一句:

「葉丙成,像你們這種人,如果在外面遇到像我們這種人,你絕對是會被我們『踩死』的。」

我聽了,很震撼。

單程機票留學去 老爸看到路就衝

我父親,農家子弟出身。小時候除了唸書,還要幫忙種田。種田實在太苦,所以他發奮讀書。後來有機會留學,也是靠我阿公跟全村借錢才能買張單程機票出國。此去能不能讀的畢業?能不能有錢回來?連出國的那個州是什麼樣的地方也不知道。(到了以後才知道是個下大雪超冷的地方)。

總之,在那個非常貧瘠、沒資源的家庭長大的老爸,只要前面有個機會、有個洞,他就衝了。後來,他拿到了博士學位。在台灣退出聯合國風雨飄搖的時候,決定回台灣。是李國鼎派去美國學半導體技術的第一批人,在30幾歲的時候他們在台灣建了第一個半導體廠。台灣的半導體業,就此開始起飛。後來台科大創校,他去台科大教書,一路教到退休。

20年前的那個晚上,我老爸跟我說:「我們這種人,只要前面看似有光、有出路,就全力衝了。像你們這種人,什麼事情都要顧好好地,才敢出手;遇到事情都怕東怕西、畏畏縮縮的。幹,你們這種人,在外面被我們這種人遇到,絕對是被踩死的!」

不知希望在哪裡 有個機會就出手

在那時候,我一直覺得我唸書比我老爸厲害,我覺得我腦袋應該也比他強。我從來沒想過,我老爸是這麼看不起我們這種人。這20年來,這句被他「踩死」的話,一直在我腦海縈繞不去。但這些年,我越來越知道,他說的是對的。

像老爸那輩的人,在他們的年代,台灣真的是苦。連未來的希望在哪裡,也都不知道。能有個「機會」,就已經是老天的保佑了。所以他們有機會,就all-in衝了!當年建半導體廠,竟然交給一群30歲的傢伙們去搞,而他們搞出了名堂來,開啟了台灣後來的半導體盛世。

衣食無缺的我們 寧可逃避不願輸

等到我們這代,爸媽把孩子顧得衣食無缺,讓我們安穩讀書。在乎的是考試的成績、分數、排名,一切都要追求完美不想輸。只要有輸或失敗的風險,就怕得要命,甚至逃避。

寧可逃避挑戰,也不願意輸。

學經歷比老爸好 心理素質全盤輸

所以我們這代人,即便學歷、經歷看起來比上一代好,其實骨子裡,真的能跟老爸他們的心理素質抗衡的其實有限。確實,如果是同年紀一起競爭的話,我們是會被老爸那代踩死的。那我們的小孩這一代呢?我想可能是更讓阿公(我老爸)看不起的吧~不過全天下的阿公都是對自己的兒子比對自己的孫子嚴苛的。

然而,在創業這7年來,遇過好多困難、挑戰、跟痛苦。感謝團隊的夥伴們一起努力,讓我得以一路走到現在還沒死。這7年,遇過好多鳥事,但也因為這些鳥事,讓我的根性一點一滴地增加。

在20年後的今天,我想身為一個活了7年還沒倒的中小企業的創辦人跟老闆,我終於可以跟我老爸說一句:

「蝦米?我會被你踩死?呵呵,來試試看就知道,到底誰被誰踩死呢?」

致老爸老媽那個世代的無懼勇者們~

話說,我該什麼時候嗆我兒子們呢?然後也要等20年才等得到他們反嗆嗎?

(本文摘自臉書)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74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