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復課 學生能回校嗎?

歐洲復課 學生能回校嗎?

文╱陳韻涵

另一種現象

避疫 「休學一年」聲浪起

受新冠肺炎疫情校園關閉影響,愈來愈多學生選擇離開校園一年,待公衛情況安全、穩定了再重返校園。

美國高中生安納.帕拉.喬登不久前滿心期待上大學,她喜歡探索新事物、遇見新朋友,想熬夜就熬夜並穿她喜歡的衣服。她說:「我準備好離開華府。」

孰料新冠肺炎疫情加劇,政府實施居家避疫,她離開威爾遜中學,春季起改在家收看線上課程,並體認到希望休學一年。帕拉.喬登和全國數千名學生一樣,思考空檔年(gap year),她說:「我現在無法上大學。」

春季學期在遠距教學下告終,各校秋季能否開學尚無定論。許多校長表示歡迎學生回到校園,但白宮防疫主管佛奇警告,太早解除避疫可能造成多人生病和死亡。全美最大的4年制公立大學系統「加州州立大學」已宣布,取消秋季所有在校課程,影響近50萬名學生。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越來越多學生思忖秋季大學計畫;全美最大的高等教育遊說團體「美國教育委員會」(ACE)和「美國大學註冊主任和招生官員協會」(AACRAO)共同進行的全國調查顯示,約20%學生不確定是否再次註冊或已決定今秋休學。ACE資深副主席哈特爾說:「美國乃至國際,沒有一間學校說得準,秋季會怎樣。」

另一項調查顯示,96%的大專院校校長擔心秋季註冊率下跌,重創學校財務。哈特爾說,校長都在問:「學校開門,學生會來嗎?」他說,校方通常樂見學生休學一年,因為研究和證據顯示空檔年對學生有益,但今年校方無法預估秋季會有多少學生註冊。他說:「今年的考量是,萬一有20%的學生休學該怎麼辦?」

部分大學委員預估,學生及家長最終仍將唸大學,只是受疫情影響了間隔年和普遍的畢業後直接升學的規畫。

歐盟國家教育部長18日召開視訊會議,討論各級學校陸續讓學生在疫情趨緩之際,重新回到校園上課的情況,所幸並未傳出學生、家長和教職員間大規模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

在各國討論是否全面復課之際,部分歐盟成員國表示,將推動暑期班,協助弱勢學子。過去一個月來,歐洲有17個國家允許幼兒園、小學和中學高年級學生復課,20個國家的學校保證讓學生補考。

重返校園 可能引爆二度傳染

學生可能成為新冠肺炎的超級傳播者,形成各國從居家避疫中試圖回歸正常生活,同時得避免第二波致命傳染的困境。換句話說,師生重返校園可能面臨真正的危險。慕尼黑大學附設醫院傳染病與熱帶醫學教授霍歇爾說:「那是我更大的憂慮。」

丹麥打頭陣 許多家長不領情

克羅埃西亞輪值今年歐盟主席,該國科學和教育部長狄維亞克說,復課有其必要,但學生、家長及教職員都要謹慎,就不會造成第二波疫情高峰。經過一個月的避疫,丹麥4月15日成為第一個允許幼兒園和小學復課的歐洲國家,但許多家長並不領情,批評丹麥政府把他們的孩子當作「白老鼠」。

法國1/3返校 隔周就群聚感染

法國11日讓部分學校恢復上課,全國約33%的學生返校上課,18日另有15萬名中學生返校上課。復課原本是件好事,有助紓解許多在家上班的父母教育孩子的壓力,但復課一周就爆發群聚感染,至少70個新冠肺炎病例與學校有關。

法國教育部長布朗凱18日接受「法國RTL廣播電台」訪問時坦言,復課讓部分學童面臨新的染疫風險,但強調爆發疫情的學校已立刻關閉。法國媒體報導,法國北部有7所復課的學校,受疫情影響再度關起校門。

對此,布朗凱認為學生復課造成群聚感染的情況「無可避免,但仍為少數,大多數病例發生在校園外」。他說:「總是會有擔憂和問題,但也不能因為情況艱困而將讓學生停學好幾個月,這樣會失去一個世代的孩子,造成可怕的傷害。」

德國嚴把關 每隔四天要檢測

德國17歲高中生莉亞.翰墨梅斯特居家避疫兩個月後,日前首度回到學校上課並準備接受「考試」,但她要考的不是數學或物理,而是新冠肺炎防疫測試,而這個考試是她給自己的挑戰。

返校第一天,她走進校園裡架起的防疫帳篷,和同學們依序拿起檢測工具。她依照指示,將長得像加長棉棒的拭子(swab)伸進喉嚨深處,刮取口腔樣本,寫上標籤,方能進教室,整個過程不到3分鐘。

當天晚上,翰墨梅斯特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檢驗結果,如果檢測為陽性則必須在家避疫兩周;幸好,她檢測為陰性,獲得不用戴口罩就能進入校園的綠色貼紙。4天後,所有學生再度檢測,同樣的循環周而復始。

德國北部諾伊斯特雷利茨市這所中學主動要求返校學生接受檢測,其他相關措施包括多項嚴格的衛生及社交距離規範,成為歐洲國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重創數周後,緩步復學的縮影。

學校不復課 家長工作受影響

學生返校上課也是全球任何重啟經濟計畫的核心,如果學校不恢復上課,許多家長就無法回到工作崗位。德國一名中學校長特斯克說:「學校是社會和經濟的脊椎,少了學校,家長無法工作,學生珍貴的學習時光遭剝奪,最終成為他們未來失落的一部分。」

歐洲許多醫師表示,學生待在家裡比去學校更危險,尤其是弱勢族群。法國約70%在家避疫的學生仍透過各種方式學習,但至少有50萬名學生瀕臨「輟學」邊緣。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67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