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上的音樂課

那些年,我們上的音樂課

文╱記者徐如宜、王駿杰、卜敏正、劉星君

早年的音樂課常是被犧牲的非主科,加上有些音樂老師一絲不苟,讓學生覺得音樂課像「夢魘」。時至今日,課綱重視素養,現在的音樂課多元,學生幸福多了。

雄中

只聽三個音 要唱完全曲

對以前的雄中人來說,綽號「牛角」的音樂老師王先覺讓很多人終身難忘,當年音樂課被當可是要留級的。校友形容,「視唱」是老師的一疊譜,每張約四、五行,輪到考試的學生隨便抽一張。牛角只彈前三個音符,學生就要把整張譜唱完;如果走音太嚴重,不等唱完就請你出去了,代表「不及格」。

雄女

熬夜練唱譜 公車上猛K

雄女校長林香吟也難忘之前的雄女音樂課,當年一碰到音樂課考試,很多人都熬夜練習唱譜,背個通宵。

超過40歲以上的雄女校友對音樂課的共同記憶是,「考學科都輕鬆高分過關,考音樂就皮皮剉」;「不但要熬夜背豆芽菜,還在公車上猛K音樂課本,其他乘客大概覺得雄女學生很奇怪」。

竹中

內容超專業 全班1/3被當

談起記憶中的新竹高中,會想到什麼呢?畢業26年的林姓校友說,學校非常重視音樂、體育、美術等課程。這些科目的授課老師在教學上也非常嚴謹,學生們往往要花費與國、英、數等學科相同的心力,才能獲取好成績。不少學生都流連徘徊在「當」與不「當」間,每年一個班都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因術科不及格被留級,這也形成一種獨特的學校特色。

林姓校友回憶,音樂老師上課內容非常專業,包括樂理、音樂賞析、樂器教學、音律節奏練習等。但對音樂毫無概念的他,上課如坐針氈。答不出老師的問題,會遭來一頓念,被念的當下又搞不清楚問題點在哪,所幸老師給機會補考,才免於留級。

嘉中

整堂在發聲 最後才練歌

嘉義輔仁中學校長李國榮回憶就讀嘉義高中音樂課,印象最深的就是發聲練習。

李國榮說,35年前就讀高中時,每堂音樂課前40分鐘都在發聲練習,最後十分鐘才開始唱歌。事實上音樂老師不會刁難同學,期末考試每個學生就抽選課本一首指定曲、上台唱歌,唱得好聽的老師讓你完整唱完,若五音不全,「像我,只唱兩句就被請下台」,成績都合格,但當然比不上能夠唱完一整首歌的同學。

《現今篇》

獨立音樂樂團 列賞析 音樂課跨領域 學超多

12年國教課綱主推素養教學,強調課程結合生活經驗。高雄女中音樂老師李湘寧在課綱上路後很注意課程要對準核心素養,知識性的課程包括西方古典、東方民族、美國爵士、搖滾、百老匯音樂劇、音樂類電影等,都列入音樂賞析教材,學生可以透過知識建構及音樂賞析培養出對音樂的興趣。台灣本土獨立樂團及獨立音樂也特別設計到課程中,像「滅火器」、「生祥樂團」等。

高雄新莊高中音樂老師陳盈如安排創意音樂課程,高一教阿卡貝拉,訓練學生基礎發聲和節奏律動,高二上做繪本配音,高二下演出音樂劇,高三學製作校園回憶短影音。許多學生覺得在音樂課中收穫豐富,不只是學會音樂賞析,還「跨領域」到攝影、剪輯、配音,學會超多的!

屏東高中音樂老師黃錦蘭教學活潑,鼓勵同學融入生活文化創作詞曲。2018學年度,參與跨領域美感課程,與英文科老師王怡樺、化學科老師張曜昌,帶領學生們嘗試結合藝術、語文、科學,透過Hip-Hop嘻哈音樂,鼓勵畢業生回顧青澀的高中生活,用數理公式或科學家增添創作能量ATP,透過音樂調合化學元素迸發出藝術美感方程式。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78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