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寫作教室/有一種愛叫做「迷」

聯合報寫作教室/有一種愛叫做「迷」

作家張日郡╱撰寫

我曾在〈有一種親情,叫做「拼」〉一文中,請七年級的同學思考,自小學畢業升上七年級的這一年,會運用哪一個字來代表。而我對八年級同學的期許,不只希望他們能找出生命歷程之關鍵字,更希望他們能自己「造字」。

眾所周知,文字傳說為倉頡所造,他將依類象形之獨體,稱之為文,形聲相益之合體,稱之為字。除倉頡之外,歷史上的皇帝亦有頗愛造字之人,即唐朝之武則天,一生共造十九個字,多數已不傳亦不用,唯日月當空、代表自己之「曌」(音同照)仍聞名千古。顯然,此字之「生命力」超古越今,我希望同學體察的也是這樣的生命力,在文章裡當一次「武則天」,造一個符合自己的字。

我走下講台一一經過這些新世代的倉頡們,見證一班四十個新字,三班一百二十個新字的誕生。例如:有同學造的是外囗內我(音同關),她認為自己截至目前為止都被圍困住、無法脫身;卻也有同學造左展右支(音同飛),現在正是他讀書的黃金時代,即將振翅高飛;當然也有很甜的答案,她造上無下恙(音同安),而無字是去掉火部的,她感激父母親讓她平安成長,沒有遭受任何傷害(故無火部)。

一百二十個新字之中,一個「上痴下虫」(音同迷)的字引起我的好奇心。造字之人身材高佻、長相斯文、理著平頭,他的樣子像極了我上成功嶺時的青澀模樣,反而不似八年級的學生。他用堅毅的語氣告訴我,這個字便是他這個人的證明、迷蟲的證據、存在的理由。他來找我時,特別帶了一本小冊子,翻開是他自製的觀察表,紀錄下時間、地點與看到的昆蟲,興奮地跟我介紹南投力行產業道路上關於昆蟲的一切,漆黑鹿角、高砂鋸……。啊!原來是鍬形蟲啊!這不就是我要看到的「生命力」嗎?

他的身上因痴蟲而散發生命的光亮,縱使他造的新字,將來可能不會被收編到辭典裡去,可能不傳亦不用,但他卻可以繼續寫屬於自己的新頁,以生命落實、豐富這個「上痴下虫」的新字。

他,讓我知道有一個新字、有一種愛,就叫做「迷」。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76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