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獸醫傾聽遊民心聲

街頭獸醫傾聽遊民心聲

文╱陳韻涵

49歲的史都華(Kwane Stewart)最初決定擔任「街頭獸醫」時,從未料到他的工作不僅關係他所醫治的動物,更攸關飼主。

史都華熱愛動物,他利用閒暇時間開車在美國加州街頭閒晃,探查帶著動物的無家可歸者。不過,史都華沒有要抓走這些遊民的寵物,而是要無償治療這些動物。不在街上到處尋找需要幫助的動物時,史都華就在Netflix片場擔任電影場景動物專家,確保電影和商業場景中動物的安全。

史都華在新墨西哥州長大,他年輕時就已嘗試營救流浪動物。這個信念讓他順利進入加州獸醫系就讀,開辦一家動物醫院,並成為加州莫德斯杜郡的獸醫。

經濟大蕭條讓他反思

2007年,「經濟大蕭條」重創美國。史都華意識到,他需要幫助那些因為金融危機而突然陷入苦境的動物。他說:「莫德斯杜郡受創嚴重,就失業和失去房產而言,簡直就是加州的『原爆點』,許多人餬口都有困難,只好將寵物丟進收容所。」原爆點(ground zero)屬於軍事術語,原指原子彈爆炸時投影至地面的中心點,或大規模爆炸的中心,後來泛指受到嚴重損害之處。

史都華說:「經濟大蕭條後的美國環境,是讓我反思職涯的時刻。在那之前,我一直為能負擔所有費用的頂級客戶服務。但我突然陷入這場經濟戰爭,人們無法負擔寵物的醫療費。」

經濟大蕭條讓加州無家可歸的人口逐年增加,街上遭棄養的動物也暴增。

上街幫助遊民的寵物

2011年某日,他一時興起,與兒子和女友在民間賑濟機構裡擺起一張桌子,當他發現遊民有動物時,就會通知他們帶著寵物來檢查。史都華說:「上門的人絡繹不絕,這是我熱衷的事,我遂決定主動出擊,上街協助這些寵物。」

史都華根據20年的獸醫治療經驗發現,寵物經常是過敏、皮膚和耳朵感染、跳蚤纏身、牙齒病變或關節炎。史都華自掏腰包幫動物打疫苗,吃藥或食物,但若是病況較嚴重,如蛀牙或需在獸醫院治療的疾病,史都華則會透過募款網站GoFundMe的善款籌措動輒數千美元的外科手術和侵入性治療費用。

史都華無論身在何處或要去哪裡,都帶著診療包和動物零食,只要發現無家可歸者和他們的寵物時,他就會停車為動物做身體檢查。

行醫9年被拍成影集

史都華擔任街頭獸醫9年來,治療約400隻動物,並透過影集《克萬醫生:街頭獸醫》(Dr. Kwane: The Street Vet)記錄了他的故事,這個影集在全球30多國播映。

為遊民發聲 去除汙名

史都華說,擔任街頭獸醫讓他學會的最重要教訓之一,是他過去對遊民的認知幾乎都不正確。他說:「當街頭獸醫前,我和許多人一樣,對流浪漢存在預設偏見,在了解他們之前,推測他們的故事。但很快就會了解到他們流落街頭的原因,可能是失業導致信用不良而失去住所,形成惡性循環。」

無家可歸者面臨批判和刻板印象,飼主也遭受類似誤解,被誤會沒有能力照顧動物。史都華說:「這些遊民把寵物照顧的比我們想像的更好,當他們擁有寵物,就會確保寵物吃得飽,而這些人缺乏的是寵物的醫療照顧。」

寵物是遊民心靈寄託

與遊民打交道期間,史都華目睹無家可歸者遭受虐待和騷擾,包括警察驅趕或遭人吐痰或丟食物,寵物往往成為遊民唯一的心靈寄託。

史都華治療動物的許多飼主告訴他,寵物「比任何治療都要好」,寵物是這些無家可歸者的保護者和同伴,更多時候是唯一真愛的來源。

史都華說,除了動人故事和友誼之外,街頭獸醫還伴隨著許多快樂的眼淚、擁抱和人生課題。史都華說:「我深刻瞭解,如果政府真的用心,就能解決遊民問題。這是人為的問題,善心團體在許多地方發放免費餐點,但當局沒有提出根本解決之道,讓遊民離開街頭。」

解決遊民問題可能還將需要很多年的時間,但加州已經有了街頭獸醫,確保這些無家可歸的人類與他們的寵物,在彼此心裡永遠有個家。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56期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