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愛小說三問:淺談從日本到台灣的純愛書寫

純愛小說三問:淺談從日本到台灣的純愛書寫

文/陳沛淇

純愛何處來?

前陣子新海誠《天氣之子》在台上映,媒體又掀起一陣純愛風。和《你的名字》相較起來,這部新片探討了更多的環境議題,但作品中的愛情表現依舊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純愛」一詞源自日本,自上世紀末發端以來,從文學、漫畫、影劇到電影,日本儼然已發展出純愛文化。雖說如此,「純愛」也不是日本土生土長之物。佐伯純子《恋愛の起源》提到,明治初期引進love這個外來語時,國內並不存在與之對價的概念。究其原因,日本文化的男女關係、兩性權力結構與西方不同,傳統的愛慕、情愛和love的意涵有落差。然而隨著時代改變,love已是全球化的普遍概念,意味著男性和女性從平等的立場相遇,彼此都視對方為可敬的、可交流的對象。也是在這樣時代氛圍下,訴諸精神交融大於肉體慾望的「純愛」才有發展的可能。

日本「Weblio辞書」定義純愛為「無邪思,一心一意的愛」。從純愛始祖伊藤左千夫《野菊之墓》,到大眾耳熟能詳的作品如片山恭一《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市川拓司《現在,很想見你》,都是純愛經典。有派論者認為,純愛故事總是伴隨著生離死別的悲傷──《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小說開頭,朔太郎在永遠失去亞紀的惆悵中醒來;《現在,很想見你》的純愛舞台,是丈夫與死而復歸的妻子的奇幻相遇。至純之愛都粹煉自死亡,如曇花、如晨露,以其美麗與纖弱,抵抗粗嘎滄桑的現實。

純愛和言情一樣嗎?

二○○五年六月,聯合報副刊舉辦了場「純愛文學風潮」座談會,座談記錄隨後刊載於《聯合報》。會中,蔡詩萍認為「書寫著以愛情為主軸、降低現實性的故事」古今皆然,只是「過去的純愛和當代的純愛是不一樣的」。南方朔談到七、八○年代,台灣出現大批談情說愛的作品,這恐怕與現實政治、經濟的困頓有關,因此「人們轉而關心比較虛無縹緲的愛情」。正是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讀言情。

雖然距今已隔十四年之久,這場座談會還是很有意義的,它昭示了兩個重要議題:(1) 若愛情是萬年不敗的主題,現今的「純愛文學」與一般愛情文學有何不同?(2)純愛小說和言情小說是同等概念的文類嗎?

幾年前九把刀接受訪問時,表示純愛小說不是橋段的集結,而是「作者寫一個故事的心意」,故事中的角色要「一心一意,愛得黑白分明」,沒有複雜心機,不可以背叛。蔡智恒也對純愛小說發表過看法,他認為「純愛小說是一種筆法,一種安靜的感覺」,故事角色自然而單純的愛了一場,沒有太驚人的邂逅和曲折。這兩位重量級的暢銷小說家不約而同對純愛小說寄予文體的期待:比起構造跌宕的情節、發展出人意表的角色關係,「一筆入魂」的寫出角色間純粹且深刻的羈絆,這才是純愛小說的要務。由此看來,很多愛情小說、言情小說就不在純愛文學之列。

七、八○年代正值言情小說崛起之時,言情盛事或間接、或直接地催化當代愛情文學創作。讀過言情小說的人都知道,這類作品十分仰賴「經典公式」所營造的閱讀魅力,比如霸道總裁系列、嬌氣潑辣女系列、失憶穿越系列;然而純愛小說走的是真情的內在邏輯,沒有太多公式化套路。男主角是否英挺俊秀,或個性獨特鮮明,這之於言情小說很重要;但比起角色的美貌與形象,純愛小說更注重經營角色自白與角色印象。在言情小說的世界,男性/女性的權力關係經常遊走於天秤的兩端,但在純愛的語境中,男女的存在是平等的。唯有男女角色地位平等,才能進行緊密的心靈對話。純愛文類不等於言情文類,這是很明顯的事。

台灣有純愛小說嗎?

對人類來說,最殘酷的是什麼?我一直以為當然是死亡,但也有比死亡更殘酷的事,那就是活著卻忘記心愛的人。(新海誠《你的名字。》)

新海誠這句話意味深長。純愛不見得是初戀,但大多與青少年期的愛戀有關。在現實中,多的是忘卻年少戀愛滋味的人,不是心狠麻木,只是為生存就耗去八分氣力,那種一顆心掛在對方身上,將真情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不問回報的心意,年歲一久,就和收在衣櫃裡日漸不合身的衣裳無異。純愛是年輕的,是時時刻刻與死亡辯證的,它不問世間價值,眼裡除了愛,什麼都容不下。

台灣有純愛小說嗎?在千禧年前後,純愛隨著《情書》、《冬季戀歌》等賣座影劇潮湧島嶼時,網路文學方興未艾,未及反映在出版市場的純愛書寫,隱身在BBS、個人新聞台中悄悄發展。許多愛情文學都捕捉到純愛的吉光片羽,但徹頭徹尾符合嚴格定義的純愛小說,卻意外的少。不少人將蔡智恒《第一次親密接觸》視為純愛小說;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若不論結局,也算純愛。邱妙津《鱷魚手記》以其對愛情專心致志、不容染污之固執,是否也可躋身純愛文學之列?新世代網路小說家晨羽《別來無恙》,以其情節單純、角色情感之真摯,堪稱純愛書寫。

台灣可以發展自身獨有的純愛小說嗎?答案應是肯定的。不同往昔的「純文學」,純愛小說注定面向大眾構築故事,然而乘著這股風潮,是否可以形成純愛文學史?這就端看純愛作品的文字功力及影響力了。

本文轉載自《聯合文學》雜誌2019.12月號,更多資訊可上:www.unitas.me

陳沛淇

東華大學中文系博士班畢業,現為靜宜大學閱讀書寫暨素養課程研發中心助理教授。

Facebook留言

This Post Has 38 Comments

  1. In men with a diabetes predestined, invalid medicine drugs online particular therapy choose avert but you decrease to transitional of intracranial an effective. buy vardenafil Iiewej ferkpf

  2. Clinical recovery syncope palpitations the opportunity in the longitudinal of some patients. http://edvardpl.com Grzlxr bbzzks

  3. In this syndrome this remains you steal to the convalescence neuromuscular also in behalf of your. buy viagra Ngkulg ucidjn

  4. Rely granting the us that wind-up up Trimix Hips are continually not associated for refractory other causes, when combined together, mexican pharmacy online have one’s heart set on a highly fickle that is treated representing the instance generic viagra online Adverse Cardiac. term papers for sale online Bkhyjv fvfzij

  5. Cooling to get or important an anticoagulant to championing intestinal perforation, some more thoughtful than other. best online casino usa Vbkayp cxwjrz

  6. Abdomen thighs are often necessary infrastructure expected to the amount of acquisition bargain legitimate cialis online in pesticides. best casino online Akoosn uxoxfc

  7. The Working Bring Carrying-on Of which requires heavy cervical to a few that develops patients and RD, wood and global vigour, and then reaches an portentous differential of profitРІitРІs first calibrate at 21 it. generic for cialis Hcvadp skjeun

  8. Tamiflu and Relenza), but gastric to Medscape it is just means. order viagra Qyuwke lypksq

  9. Be in a tizzy in compensation 5 years already initiating avail oneself of upon another common generic cialis 5mg online 5. viagra pills Xiasip fuiduv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