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境秀虛實之間

實境秀虛實之間

文╱管中祥

台灣藝人高以翔參加浙江衛視實境節目《追我吧》時不幸猝死,社會震驚與不捨,由於他連續工作17個小時,這場意外,也引起各界對藝人超時工作及人身安全的討論。

這不是藝人錄製節目第一次出現安全問題,大陸藝人李振寧也曾因錄製《追我吧》節目被送上救護車,在台灣,參加綜藝及戲劇節目因防護不足而受傷的例子經常可見,最著名是特技演員唐文傑拍攝MV時從4樓跳下,但因地面僅放置紙箱及海綿墊,導致脊椎裂開,受傷嚴重,終身都得坐輪椅。

演藝工作 充滿風險

雖然演藝人員總給人感覺光鮮亮麗,但卻有著諸多不為人知的辛苦,工作充滿風險。8點檔演員因為拍片連續幾天沒睡覺的例子時有所聞,競賽節目若缺乏安全防護及足夠的暖身準備也容易引起意外傷害。製作單位經常為了降低成本、趕錄存檔,導致藝人過勞工作及缺乏保護,也使得藝人的工作總是曝露在危險之中。

《追我吧》是大陸的真人實境節目(Reality TV),這類節目大約2000年左右崛起,至今仍引領風潮,甚至是許多國家電視節目的主流,包括《Running Man》、《超級名模生死鬥》、《American Idol》、《爸爸去哪兒》,以及台灣的《超級星光大道》、《誰來晚餐》都是著名的實境秀。

實境節目 喜樂共享

真人實境節目也被稱為真人實境秀,強調沒有固定劇本,參與者隨著節目情境即興自然演出、自然反應,因節目充滿競爭、衝突,或者溫馨感人的意外情節,觀眾也會因為節目張力以及各種出奇不意的發展產生各種共鳴。

早期的真人實境節目大多由素人參加,近年則較多由藝人參與演出。節目的演出者可能在荒島上求生、坐著巴士一起旅行,或者參加歌唱及模特兒競賽。觀眾在節目中看著一群陌生人共同相處、共同生活,長期下來,逐漸和劇中人有了感情。看著節目中的分分合合,也看著許多參賽素人的演出從青澀到成熟,有人因為失敗而退出節目,有人過關斬將贏得勝利,觀眾們與節目中的「真人」一起難過或分享喜悅,觀看過程的喜怒哀樂,也投射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彷彿和演出者們一起經歷、共同成長。

滿足偷窺 降罪惡感

這樣的觀看經驗,滿足了人們某種「偷窺」樂趣。但這種「偷窺」又和真正偷看別人的祕密或八卦有所不同,一方面,因為節目強調是「真人實境」,可以讓觀眾在螢幕之外看到參與者一言一行與真情流露,滿足人們的偷窺欲望;但另一方面,觀眾知道即使節目強調「真人實境」,但其實心裡很清楚,電視呈現的並不是全然「真實」而是另一種「演出」,這樣不但可以降低現實生活中偷窺所帶來的罪惡感,卻又同時滿足觀眾旁觀他人的快感。

兩小時內 喜怒哀樂

雖然每個人的真實生活充滿著許多衝突、爭議,以及溫馨感人的節情,但這些事情並不會在兩個小時內同時發生。真人實境節目透過劇情的設計及流暢的剪輯,讓你在兩個小時內體驗各樣的喜怒哀樂,讓你的情緒隨著多變的節目情節高低起伏。

互動張力 全是算計

真人實境節目雖然強調「真實」,但從選角開始就充滿算計,畢竟如果是一個毫無特色的參與者很難引起觀眾興趣。角色本身的特色,角色組合與互動之間可能產生的張力,以及未來能否產生衝突或火花,或是留下相互打氣的溫馨故事,其實都在製作單位的精心設計之中。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台灣公民行動影音紀錄協會理事長。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43期

Facebook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