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莫莫談心〉道歉中 發現愛

〈與莫莫談心〉道歉中 發現愛

文╱莫茲婷(格瑞思心理諮商所)

《發生什麼事?》

開個玩笑 被家長知道 老師要他 低頭認個錯

「真是奇怪,為什麼是我要跟他道歉?他也有錯啊,卻一句對不起也沒有,超不公平的!」智傑心中充滿一股悶氣。

開口向他人說道歉,自己的內心會感到委屈、不公平嗎?會難掩生氣嗎?道歉就是弱者的表現嗎?對智傑來說,答案都是「是的」。

道歉的對象是智傑同學的媽媽,被要求道歉的起因是:智傑一時興起地在同學的便當裡灑了橡皮擦削,結果便當就報廢不能吃了。老師知道後,只叫智傑將便當分給同學。但同學媽媽後來知道此事卻暴跳如雷,直接找老師興師問罪,還要智傑保證不能再有下一次。

老師私底下先跟智傑說:「我知道你只是好玩,但王媽媽很介意,她一方面擔心萬一便當真的吃下去了會怎麼樣,二來她覺得你這樣做除了浪費食物,也枉費了她一番苦心。所以,你可以向王媽媽道歉嗎?」老師這番話是希望智傑理解王媽媽今天為何要來見他,也讓智傑先做好心理準備。

智傑也清楚,所以當王媽媽講完,老師問智傑「有想對王媽媽說什麼嗎」時,智傑也低頭道歉:「王媽媽,對不起,下次不會再這樣了。」

這件事雖然隨著道歉落幕了,然而,在智傑心中卻醞釀另一個戰場……。

王同學一如往常地和智傑互動、玩笑、嘻鬧,但智傑對他所做的一切則感到不悅、挑剔、斤斤計較。

《專家怎化解?》

另一種思考 化解怒氣 道歉不委屈 是份禮物

當我面對臭臉、滿肚子悶氣的智傑時,我想他需要的是:重新在這件事中找到不一樣的意義來轉化心中的怒氣。

我問他:「你跟王媽媽道歉時,你心裡怎麼想?」

智傑眨了一下眼:「很像在動物園裡,我把一塊肉丟給一頭老虎,正好塞住她的嘴,她就不再嘶吼了!」

我不禁大笑了起來:「你的形容太有趣,而且還蠻貼切的!」

接著,我深呼吸了幾下:「不過王媽媽被你形容得像隻老虎,是你感受到什麼嗎?」

「她很煩躁不安,可能是她餓了,或是她受傷了。」智傑心思細膩,他的確感受到王媽媽的憂慮。

「所以當你的眼前……出現一隻……煩躁不安的老虎時,你對他……丟了一塊肉,所以……你是……」我故意放慢說話引導智傑去思考。

智傑接著說:「動物管理員啊,要不然咧!」

「說得好!你是動物管理員,沒錯!」我再次肯定智傑說的。

此時智傑的神情明顯變得不一樣,他微笑且放鬆,悶氣一掃而空。我想把智傑此時此刻的體會再重新框架,讓他對道歉一事有不一樣的想法。

「智傑,你原來覺得道歉很委屈,而且覺得被降格了,對吧?經過剛剛的對話,你有不一樣的想法嗎?」

「嗯……,我若是動物管理員,我的位階自然比老虎高。」

「是啊,你不只是位階比老虎高,你還富有同理心呢!」

這些話讓智傑不僅肯定自己所做的事,也增加了自我認同:我是一位有能力的人,不是弱者,是有同理心的人,會憐憫弱者。

於是,我乘勝追擊:「智傑,當你形容你的道歉就像是給受傷或飢餓的老虎一塊肉時,你會很惋惜失去或損失一塊肉嗎?」

「不會啊!這是動物園必備的材料,本來就要給動物吃的。」

「所以,這塊肉不是你的財產,本來就預備要給動物吃的,正好你丟了這塊肉,就像是給老虎一份禮物?」

「嗯……,我沒有想過要給她禮物,但或許她感覺那是禮物吧,因為她看起來很滿意啊。」

「所以你平常就儲存了很多禮物,以便必要時主動送出去,就算是被搶走,也可以想反正是要給出去的東西,對嗎?」

「好像是,但我從來沒感覺有禮物在我身上儲存著。」

「當然,你不會一直感覺你身上存著禮物,但你一直擁有它,而你也願意分享出去。」

「老師,擁有這份禮物,又可以給出去,這種感覺還滿蠻好的。」

「你可以為這禮物命名啊!」

「嗯……那就叫『愛』囉!」

我伸出手,和智傑擊掌,give me five!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375期
格瑞思Facebook網址 www.facebook.com/mygracego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