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盃】 一等獎佳作 他們這樣寫 高中職組

【楚才盃】 一等獎佳作 他們這樣寫 高中職組

高中職組

夢回古代──至聖先師的教導
文╱鮑曄龍(新北板橋高中)

鐘聲響起,學生們的嬉鬧聲漸減,一些不願回座的同學也隨著老師的到來而回座了。「同學們,翻開課本,今天要上的是論語學而篇,請大家唸一遍。」老師說著,「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不愛唸書的我,如同聽著一首低沈的安眠曲,隨著朗朗書聲,我漸漸的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睜開眼,陽光灑落,穿過交錯的枝葉間,如閃亮的金幣灑落一地,微風風人,枝葉隨之舞動,颯颯聲中,彷彿參雜了金幣擲地的叮噹聲。揉了揉迷濛的眼,發現自己躺在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下,儘管多想停留在悠閒的此刻,我不禁問了自己,「為什麼我在這裡?」同時,幾位穿著古裝,散發書香的男子從一旁走過,從談吐間可聽出其學識之淵博,我不禁發問:「請問這裡是哪,今年幾年?為什麼你們要穿著古裝?」他們因為我的發言而感到驚訝,互相對視了幾眼說道:「我們這可不是什麼古裝,倒是你,奇裝異服的。」一行人說完變笑著走去,留下滿臉通紅的我。看著我這身衣服,心中想道:「雖然難以置信,但我的確穿越了時空。」好奇心驅使,我暗中跟著此行人。

一行人進入了一庄古宅,外圍由紅牆圍繞著,牆上是瓦片疊成的屋頂,向內窺視多間像寺廟的房屋矗立在內,圍成一宅院,古色古香,大門敞開,仔細一瞧,一案上佈滿竹簡,破破爛爛的,像被翻閱了上萬次,「這位先生,不知佇立在這有何事?」看得入神的我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面前是位老先生,不同於前些的書生,這人雖然其貌不揚,但其眼中散發出睿智的氣息,彷彿能看穿內心,樸素的裝扮中,確有著一股王霸之氣,不禁令人肅然起敬,「在下姓孔名丘,是這書院的導師。」他的發言使我瞠目結舌,心中想著:「這人就是孔子?」但很快變反應過來,「您就是孔先生?能否讓我參觀此書院?」我說,孔老先生爽快的答應,便帶我進入。

院內學生議論紛紛,多半是我這身奇葩的「現代」服裝,孔先生道:「我這兒的教授方式和外頭有些異同。所謂教育,講求的應是因……」「因材施教,有教無類。」我搶一步說,「看來你我皆為同道之人。」他面露笑容,與我共同討論所學,相談甚歡,這是我首次為自己讀過書而喜悅。一旁的學生也參與討論。「先生論政、論仁等,皆有自己的想法,敢問何為『學』?」孔先生問,但是我從小厭惡學習,讀書只是為了升學、考試用的工具,從未想過此外的用處,這問題使我啞口無言,孔先生見我面色凝重便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所謂學習,並非為了當官,為了發財,而是一種涵養內在的方式。見善,則從之,使自身更趨完美;見不善,則改之,使自身的缺點能夠得到修正。」這番話,如醍醐灌頂,困擾著我的迷失消失了,一番話變使我豁然開朗,那份發自內心的喜悅,使我不禁大笑了幾聲,「果然是孔先生,名不虛傳!」心中的障礙化解,我更加無拘無束地談論所學,大家互相切磋學習,氣氛歡快,直到夕陽西下。金鳥漸消失於山巒間,我的身軀隨之化為光子,消失於空中,對此現象,孔先生竟不驚訝,彷彿在他預料之內,反而說:「一日為學,終生為學,切莫忘了今日。」他向我揮著手,我雖有不捨,但意識逐漸朦朧,眼前被一片黑暗吞噬。

睜開眼,眼前的一切早已恢復,同學在上課時的低聲交談,老師高聲講學,剛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一場發人深省的夢,一場化解我長久困擾的夢,我重新找到此刻坐在這裡的意義,以及獲得新知的那份喜悅。伸展了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臉,提起了勁,「好了,認真上課吧!」我喃喃自語道。陽光灑落,和風吹拂,中庭的杏樹開滿了花,樹下的孔子像受陽光照耀,更顯莊嚴,但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微笑。

賞析
文╱張日郡(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

本文夢回古代,寫出自己在夢中與至聖先師及其弟子們相遇、論學的過程,從而真正領悟到「讀書所為何事」的真諦。本文優秀之處,在於能運用《論語》中的語錄,形構夢中對話的場景,使文章生動活潑,宛如再現當時孔子與弟子談學講課的實境,而作者便是那其中一個。

與「名人」對談的過程中,作者發現這是他「首次為自己讀過書而喜悅。」甚至從中體驗到讀書不「只是為了升學,考試用的工具」,而是一種涵養內在的方式,這種夢回的方式,幾近「頓悟」與「神諭」。

看完本文,我們不必苛責他聽著現代的「孔夫子」的課聽到睡著,他的「讀書夢」反而是一種提醒,提醒著吾輩教育工作者,如何讓他不必「入夢」,「醒時」便能曉得讀書是一種「涵養內在的方式」。身為一個老師,我欣喜地讀著他的大夢,醒來則如他所說:「好了,認真上課吧。」我也喃喃自語道。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21期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