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盃作文大賽╱台灣總決賽〉 國中組首獎

〈聯合盃作文大賽╱台灣總決賽〉 國中組首獎

蕭忻緹、楊子葳

七年級組

絕對優秀

蕭忻緹(薇閣中學國中部)

在熠熠星辰下,又一個生命逝去。手術刀在我的手中滴下一滴滴殷紅的鮮血,錯愕從我的眸中閃過──我又害死了一個平民。

進入這個遊戲已經過兩個月了,我背著背包及全村人民的希望踏進這個不見一絲曙光的漆黑森林。村中的智者曾言:在森林的盡頭,有一個能帶領我們走出這個遊戲迷宮的神獸,傳言說,只有絕對優秀的醫者才能尋著祂。眼淚從我的眼眶滴落──我才不是什麼優秀的醫者!我想吶喊,但滿腹委屈中,似乎又剩下那麼一絲絕望的嘆息。

我繼續朝著無盡的未知向前走,我想起村中的魔術師,在全村因無法離開這個遊戲而垂頭喪氣時,曾拍了拍我的肩,告訴我:「你要相信你自己,如果我是你,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找出能離開這裡的方法,加油!你可以的……。」他輕點了一下身旁腐朽的木頭,木頭立刻回到生氣盎然的模樣。想到這兒,我稍微打起了精神:是為了全村著想,我是全村的希望!陰暗的森林裡,枯枝落葉被風捲起,龍捲風的背後,我似乎聽到了有人在呼救。「誰能來幫幫我?我的腳被蛇咬了……好痛……」我的頭腦瞬間充滿了惱人的雜訊──救?還是不救 ?在同理心的驅使下,我沿著聲音走到了一處空地,那兒沒有樹,抬頭便可看到星光閃爍,我看到了一個伏在地上的身影,他的腳因蛇毒而發紫,不用布巾包紮,那個人可能不到十五分鐘就會死去。我出聲叫他:「你還好嗎?我……我是治療師,我可以幫助你。」又見那人緩緩轉頭,因痛苦而扭曲的臉十分駭人,但是我卻震驚的僵立在原地,不是因為他駭人的臉,而是我們長得「一模一樣」。

他似乎也很意外,但是不屑很快就取代了驚訝──「你就是全村最優秀的醫者?」他冷笑。「就憑你?」我全身僵硬,隱約中,我知道他就是傳說中的神獸,但是恐懼卻填滿了我的內心。我想逃,可是雙腳卻像扎了根似的動彈不得。神獸的面容也慢慢變回他原來的模樣,祂有四隻手,五條腿,三隻眼睛,裂到耳邊的嘴不自然的對我笑著:「你在這兩個月裡,有近十個平民喪生在你的手術刀下,你還配稱作最優秀的醫生?」一句一句的嘲諷像利刃一樣毫不留情刺向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向祂大吼:「我是不優秀,但是我有同理心;我不像智者或魔術師一樣能安定大眾,但是我願意為人民付出所有,一切的一切,我都在努力,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有信心的人,但我願意為了大家去改變自己!」淚水止不住的從臉頰滑下,祂似乎被我嚇到了,表情柔和了下來。「我懂為什麼大家都稱你是個優秀的治療師了。跟我來,我帶你們離開這裡。」

我帶著村民回到了真實的世界,他們感謝我,我卻感謝所有人,因為是他們,我才找回了信心。

因為治療師,從來就不是絕對優秀的代名詞啊。

八年級組

奉獻與愛

楊子葳(崇林國中)

我的祖母受到巫師一族的詛咒,我們在未來一萬年都只能把愛留給別人,處處都只能為別人著想,我們家族世代都是治療師,我是我們這一代最小的女兒。

我們祖上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只有在年滿十二歲時離開家門走蕩世界一趟,才配得上治療師的名號,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也不太明白。今天是我十二歲的生日,屬於我的旅行終於要開始了,臨行前母親給了我一個錦囊,要我在路上看,我一知半解的收下了。午夜鐘響,父親和母親不捨的把我送到家門口,緊握住我的雙手,母親顫抖著雙手,眼睛裡打轉著的淚水劃過臉龐,我故作輕鬆的對她扮了個鬼臉,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家。

晚上的風冷到刺骨,不由得令人直發抖,我打開了錦囊,裡面只有一張字條:「顏值五分,思辨力五分,同理心五十,創造力零,每使用一次技能扣該技能二十分,第五樣技能尚未解鎖,祝你順利。」這應該是我的原廠設定吧?我拿出鏡子照一照,顏值不應該只有五分吧?百無目的走著,正想找一處休息的地方,我看到一對縮在路邊發抖的雙胞胎姐妹,出落得好生可愛,我走到一旁問她們:「怎麼不回家?」,她們指了指左邊的茅草屋,光看外表就知道十分簡陋,我帶著她們走到那屋門前,打開門後看見了一位有生理障礙的母親,她沒有雙腳,雙胞胎姐姐問我:「你願意救救媽媽嗎?」我面前出現了兩個按扭,一個寫:願意,並扣同理心及創造力技能二十分;一個寫,不願意。我毫不猶豫的選了願意,我創造了一雙腿給她們的母親,她們笑得開懷,一直感謝我,我只覺得身體非常不適,原來技能用完,我也會灰飛煙滅,我又重新出發,開始旅程。

我的創造力已經是負分狀態,得趕緊用其他技能補回來,我用了所有的顏值和思辨力再加上十分的同理心來補滿。路旁有叢乾枯的小草,我面前又出現了兩個選項,救或不救,這次要扣同理心和創造力各二十分。我十分掙扎,這次扣完,我就要灰飛煙滅了,只是小草,不救沒關係吧?詛咒生效了,我還是把愛給了別人,點選「救」,小草重生了。突然一行字出現:「恭喜你解鎖新技能:奉獻四十分,並成為真正的治療師,所有技能升級為無限。」我沒想到,詛咒竟然幫了我一把。

現在我是一位合格的治療師了,每天都幫助任何有需要的人們,在這個世界,奉獻與愛,必不可少!


七年級組賞析

文╱楊佳嫻

本次競賽,多位選手選擇以「醫者」──以療救他人為職的角色,作為發揮點。不過,本篇能在這個角色心理的自我探索上更進一步,讓他在自我追尋、自我實現的路途上,竟然遭逢了一位呼救的傷者,而那位傷者,擁有和療救者一樣的臉。那位傷者是否為療救者內在膽怯心理的投射之物?是否療救者在醫人的同時,也能夠自醫?一個在遊戲所設定的世界內逐漸喪失信心的療救者,最重要的是拾回自信,而這只有自己能幫助自己。

(清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八年級組賞析

文╱宇文正

〈奉獻與愛〉設計了一款考驗人性的電玩,主角是治療師家族的一員,年滿十二歲時必須離家闖蕩世界,能力設定中,顏值、思辨力、同理心、創造力之外,第五項技能尚未解鎖,留下懸念。主角上路了,每一次出手救援,都面臨將被扣分的抉擇,基於愛,主角毫不猶豫選擇了出手救援。於是身障者有了健康的雙腳,枯萎的小草得到了重生,但主角的各項數值已被扣完,就要灰飛煙滅了。奇妙的是,他的新技能因此解鎖了,那是「奉獻」!他成為真正的治療師,並且所有技能升級為無限。全文設計周延,合情合理。

愛與奉獻是身為治療師真正核心的「配備」,更是人類最珍貴的價值,作者不說理、不說教,深刻的寓意完全透過遊戲表達,從遊戲中體會、成長,文筆流暢節制。

(聯合報副刊組主任)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56期

Facebook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