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獵人 深入叢林獵尋新病毒

病毒獵人 深入叢林獵尋新病毒

文╱陳韻涵

加彭的病毒學教授瑪甘加(Gaёl Darren Maganga)率領一群病毒獵人深入叢林中的蝙蝠洞穴,探查始於動物的新興病毒起源。聯合國報告指出,目前出現在動物身上的多達85萬種病毒可能感染人類,其中70%的新興疾病成為「人畜共通傳染病」之前,會先在動物之間傳播,而每年約有5種新疾病會在人群間爆發。非洲學者認為,全球人口壓力倍增,農業或狩獵漸趨密集,動物與人類更頻繁地接觸,人類的行為經常是新興病毒大流行的主因。

加彭國立法蘭西維爾大學教授瑪甘加為該大學「跨學科醫學研究中心」(CIRMF)新興病毒疾病科的共同主任,CIRMF是非洲兩大風險極高的「生物安全4級」(簡稱P4)實驗室之一,負責操作高度機密研究與任務。

身穿生化防護衣 深入叢林

6名高大男子身穿黃色生化防護衣,忍受令人窒息的炙熱高溫,深入中非國家加彭的叢林核心,試圖解開新冠病毒等病原體如何跨越物種藩籬,寄宿到人類身上。這種看似科幻小說改編電影,或是反烏托邦電視劇的情節,其實是CIRMF科學研究人員的日常。瑪甘加說:「我們的職責是尋找可能危害人類的病原體,了解病原體在不同物種之間的傳播方式。」

這群「病毒獵人」深入山區洞穴的目標是一群蝙蝠,蝙蝠通常是病毒的宿主,牠們與病毒共生而不受其害;然而,部分病毒可能對智人(Homo sapiens)造成危險,而病毒在物種之間的傳播,除了直接從蝙蝠傳到人身上,更常藉由其他動物作為媒介。

蝙蝠洞幽暗潮濕 病毒搖籃

進入蝙蝠洞穴是件苦差事,研究團隊必須踩著深厚爛泥、樹皮和腐敗的落葉前進,那裡的環境幽暗、潮濕,隨處可見自然災害留下的痕跡,這對人類而言是很糟糕的環境,卻是孕育病毒的完美搖籃。

跟隨病毒獵人的腳步深入洞穴內部,蝙蝠糞便的惡臭撲鼻而來,這樣潮濕、黏膩的空氣令人窒息。周圍的蜜蜂和銀蝴蝶似乎不受惡臭環境影響,盤旋在病毒獵人的頭頂;病毒獵人的汗水涔涔滴落護目鏡,他們頭上的樹冠高聳入天,植物的氣根與爬藤從天蜿蜒而降。

洞口張網捕蝙蝠 刮取樣本

一行人抵達蝙蝠洞穴之際,一群蝙蝠倏地振翅飛出,地面、岩壁上鋪滿厚實如霜的白色蝙蝠排泄物。此刻,瑪甘加呼叫同伴在洞口張開一面大網,蝙蝠突然察覺到人類的存在,回頭往內飛。一名科學家這時向洞裡走去,將他的火炬照向洞穴深處;蝙蝠見狀再次往外飛,此次紛紛落入科學研究團隊成員張起的大網中。

真正的科研工作現在才要開始,團隊成員取出無菌拭子,從蝙蝠的口腔和直腸中括取樣本。接著小心翼翼地放進儲存容器中,運送回實驗室,做進一步的新興病原體分析。

人蝠越來越靠近 風險增加

非洲科學家對於許多人譴責蝙蝠造成新冠肺炎危機的說法不予置評,反而認為人類侵犯蝙蝠的棲息地,導致人類和蝙蝠這兩種哺乳動物的生活環境愈來愈靠近,導致病毒傳播的風險大幅增加。

瑪甘加說:「人類的行為通常是新興病毒(大流行)的主因,今日的人口壓力愈來愈大,農業或狩獵越來越密集,動物與人類則更頻繁地接觸。」

聯合國跨政府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服務平台(IPBES)今年10月公布的報告指出,目前出現在動物身上的多達85萬種病毒可能感染人類,其中70%的新興疾病「跳」到人類宿主身上之前,會先在動物之間傳播,且每年約有5種新疾病會在人群間爆發。

保護動物群體=保護人類

加蓬的萊基迪野生動物園是法蘭西維爾大學附近的生物多樣性天堂,該公園的獸醫師寶琳.格蘭辛格對人們普遍「人類一邊、動物一邊」的思維提出警告。她說:「就健康與公共衛生的角度而言,發生在一類物種的情況,會對另一類物種造成反射性地影響。保護自然的動物群體,就是保護人類。」

在加彭,每一次伊波拉病毒爆發,都發生在加彭與剛果共和國邊境附近的薩迪洞穴地區(Zadie Caves area)。法蘭西維爾大學「跨學科醫學研究中心」在蝙蝠身上採集到伊波拉病毒的樣本,證實這種會飛的哺乳類動物為伊波拉病毒的宿主。

加彭政府今年4月下令禁止販售蝙蝠、穿山甲等其他物種,以避免潛在的新冠病毒傳播。瑪甘加也在蝙蝠族群中找到少數新冠病毒毒株,包括很接近感染人類的幾種新冠病毒毒株。不過,住在薩迪洞穴附近的村民都沒有確診新冠肺炎。

儘管尋找病毒的工作風險極高,病毒獵人仍持續深入叢林尋找動物身上的病毒足跡,這些動物除了蝙蝠之外,還有羚羊、瞪羚和猴子等。遠在非洲以外的其他國家科學家,也要感謝這些無所畏懼的病毒獵人,才能讓醫界和學界更加了解從動物移轉到人類身上的新興病毒。

閱報祕書

人畜共通傳染病

新冠病毒是目前最新的「人畜共通傳染病」(zoonotic diseases)。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指出,人畜共通傳染疾病泛指任何能在「自然情況下」,在人類與脊椎動物之間傳播的疾病或傳染病,病原包括病毒、細菌和寄生蟲等,惟部分人畜「共有」的疾病並不隸屬於此範疇。

除了新冠病毒之外,其他呼吸道病毒,如2012年的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1997年的H5N1流感病毒、1976年的出血病毒伊波拉(haemorrhagic virus Ebola),以及俗稱「愛滋病」(AIDS)的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等,都是從黑猩猩身上,可能透過獵人不當處理遭汙染的肉類而寄宿到人體內。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98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