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院慶展秀女力 十多件國寶飽眼福

故宮院慶展秀女力 十多件國寶飽眼福

文╱記者陳宛茜

乾隆鍾愛的香妃,是傳說中的清代第一美女。然而關於香妃的身世、相貌,在歷史上並無明確記載。她那動人心魄的美貌,也只能停留人們的想像中。故宮年度院慶特展「她—女性形象與才藝」10月登場,展出71件以女性為主題的書畫,其中便包括一幅曾長期被認為是香妃畫像的《清人油畫像》。

故宮典藏女性形象和女性書畫家的作品,數量超過兩千件。在女力崛起的時代,故宮特別規畫女性主題大展「她—女性形象與才藝」,展出71件以女性為主題的書畫作品,包括仇英《漢宮春曉》等十多件名列國寶的珍品。

《清人油畫像》 主角香妃?

展中最受矚目的《清人油畫像》,畫中女子身著軍裝、頭戴鋼盔、手握寶劍,男裝打扮卻難掩美貌。故宮書畫處處長劉芳如指出,畫中這位女子並未標註為何人,過去一度被盛傳是乾隆宮廷畫師郎世寧所畫的香妃,但無強力的證據可資證明。

這幅油畫像其實稱不上「油畫」,而是清宮中「貼落(紙質壁畫)」的一部分,後因壁畫殘損才被揭下,將比較完好的部分改為鏡框。

史無明確記載 傳為容妃

香妃在史上並無明確記載,但學者多認為香妃便是文獻記載中的乾隆寵妃容妃,是新疆維吾爾族和卓家族的後裔。香妃父親名和札賫台吉。她被獻入宮之初,僅是一名「貴人」,爾後才升成「容嬪」、「容妃」。 據說她本是霍集占之妻,在大將軍兆惠平定回疆時,被強搶入宮。因為身體有異香,乾隆皇帝深深為之傾倒,特意替她興造回式的樓閣,四周並有回教堂、回街道圍繞,希望能夠紓解美人思鄉之情。

野史及宮鬥劇 常見身影

維吾爾族向來以五官深邃著稱,曾多次躍上「全球最美面孔」的大陸紅星迪麗熱巴也是維吾爾族人,香妃擁有驚人美貌也不足為奇。香妃的貌美成為野史中深入人心的傳奇,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清宮劇《還珠格格》、《延禧攻略》、《如懿傳》中,都有她美麗的身影。

仔細研究《清人油畫像》這名戎裝女子,五官精緻卻看不出維吾爾族的特徵,但也可能是畫師的風格影響。劉芳如認為,從她端正的五官、閃亮的盔甲和手握寶劍、英氣逼人的模樣看來,即使不是香妃,想必也是宮廷中具相當地位的貴族。

迪士尼電影《花木蘭》引來滿城風雨,「她—女性形象與才藝」中也有畫家丁衍庸的水墨畫《木蘭從軍》。故宮書畫處研究員鄭淑方指出,近年不少關於花木蘭的研究,均指出她可能不是漢人,而是鮮卑族或其他草原民族,因此能代父從軍、屢立戰功。

塑造出木蘭鮮明英雄形象的《木蘭詩》是北朝樂府詩。而北朝有多名君主是鮮卑人,學者因此推論,木蘭其實是鮮卑人,代父從軍討伐的是鮮卑的敵人「柔然」。北朝期間,許多鮮卑人逐漸漢化為漢人,木蘭也從鮮卑女英雄走進中國的文學之中。

香妃、木蘭之外,「她—女性形象與才藝」展品中還有一名女子,其一生可以展現所處時代族群衝突╱融合的過程。她是宋李唐《文姬歸漢》圖冊中的蔡文姬。

蔡文姬是東漢儒學大師蔡邕之女。她早寡喪夫,又在「董卓之亂」時遭俘擄,被迫嫁給男匈奴左賢王,滯留異邦12年。曹操當政後,知道摯友之女被擄,以重金將她贖回,並為她另配夫婿。

文姬歸漢之後,因為思念兒子、悲憐自身遭遇,相傳曾作《胡笳十八拍》詩陳述內心悲憤。這幅《文姬歸漢》根據《胡笳十八拍》內容繪圖,此次展出的第十三開「傷別」,文姬向兒子及其夫婿左賢王話別。兩名幼子大聲哭喊、緊牽著文姬衣裳不放。深陷國族和家人只能擇一的痛苦之中,蔡文姬可說是中國名女人中的悲劇代表。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89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