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霸凌

網路霸凌

文╱管中祥

日本摔角手,同時也是實境秀節目《雙層公寓》的演出者木村花,日前疑似因網路霸凌而自殺身亡。此事引起社會震驚、輿論譁然,不僅《雙層公寓》宣布無限期停播,木村花的母親呼籲大眾停止使用激烈的言語互相傷害,日本總務大臣高市早苗也表示,將加速推動政府應對網路霸凌立法工作,並設法辨識在網路發表誹謗、中傷等言論者的真實身分。

日本青少年自殺 多與霸凌有關

這不是日本第一次發生網路霸凌事件。2019年,一名就讀日本群馬縣縣立高中的女生,入學沒多久,就遭同學排擠,甚至因此就醫。雖然這名學生平常就被欺負,但欺負她的同學卻進一步在LINE、Twitter等社交媒體上惡意中傷,傷害更為強大,女孩承受不住實體及虛擬世界的各樣壓力,最後跳下電車鐵軌自殺。

自殺及網路霸凌問題在日本相當嚴重,依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於2017年發表的《自殺對策白皮書》指出,自殺是日本15至39歲青年死亡的主要原因,而其中有不少自殺案件與校園霸凌有關。進一步來看,在2015年至2016年間,日本發生超過22萬件的霸凌事件,許多學生不堪在生活中受到霸凌,以及在網路、簡訊與部落格上受騷擾,最終決定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正義魔人」肉搜 也會造成霸凌

雖然台灣較少傳出因網路霸凌自殺的事件,但網路霸凌的問題一樣十分嚴重。我們經常在媒體看到有些人會把霸凌同學的影片上傳到YouTube或社群平台,被欺負的學生因而遭到二次傷害;也有人會將別人的言行放在網路上「公審」,往往引起一些人在不明就裡的情況下加入撻伐;還有不少「正義魔人」在網路發動肉搜,意圖透過公眾力量制裁特定人士。但不論是出於什麼理由、因為什麼目的,這些都可能造成網絡霸凌,不但會侵犯隱私,甚至還會讓人因而死亡。

霸凌的問題當然不是在網路出現之後才發生,但網路的普及卻擴大了霸凌的傷害。數位時代,人們能輕易地透過手機、電腦,利用社群網站、BBS、YouTube等網路平台傳播謠言、製造威脅、人身攻擊,造成被侵犯者心理挫折、沮喪與悲痛,或因此遭到他人排擠或隔離。

不斷出現與轉發 資訊難以清除

網路同時將這些傷害人的負面訊息快速傳播給不特定受眾,不但會重複出現、不斷轉發,傷人的資訊更是難以完全清除,讓人得以無時無刻觀看,即使後來澄清謠言,加害者承認錯誤,甚至被法律制裁,造成的傷害卻已難以挽回。進一步來看,網路世界的匿名性,不僅讓霸凌者躲在螢幕前面透過鍵盤傷害他人,這樣的特質也會鼓動藏在暗處的觀看者加入霸凌,霸凌者越來越多、傷害越滾越大,無形中,發言者、轉傳者,甚至觀看者都成了共犯結構的一員。

匿名不是保護網 IP仍追查得到

許多國家都已著手立法防範網路霸凌,即使如此,民眾仍要有基本的資訊素養,以免不小心觸犯法律,也千萬不要以為躲在網路世界就沒有人知道你是誰,事實上,執法者早已能透過網路技術追查每一個發文者的IP與真實身分。此外,我們也要能辨識網路中的各樣資訊,了解事件的原委,不要輕易隨之起舞或任意轉傳,才不致成了網路霸凌的共犯。當然,更重要的是,不論是網路發言或實體發言都應理性、謹慎,隨時提醒自己,即使是不經意地玩笑或惡言,都可能造成別人的傷害。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台灣公民行動影音紀錄協會理事長。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69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