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寫作教室/寫作思維大不同

聯合報寫作教室/寫作思維大不同

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 吳俊霖老師╱撰寫

在過去的教學經驗裡,時常可以發現,相對來說理科同學們的推理邏輯能力稍強,文組同學則在同理感受能力上較為細膩,自然組與社會組之別,其分判不只是學科能力上的各有側重,更主要的是思維方式與習慣的不同。在教學現場,遇到不少自然組的同學面對「情意類型」的試題時,即使能夠在立意上層層轉深,但對於如何取得適當的寫作材料時常感到困擾。

在理解如何取材前,必須先理解「立意」(說什麼)與「取材」(用什麼說)兩者是彼此相關、相互照應的,唯有此兩者相互配合,文章始能新穎而深刻,別開生面,為讀者帶來審美上的驚奇。「立意」關係到文意的深度,決定了其是否跌宕、深刻、具有層次,是對某件事的體會、領悟與思辨;「取材」連繫到取材的廣度,是從某些事中尋找連結、對比與遷變,影響著其是否新穎、殊異、別具隻眼。

於是同學們在選擇素材時,亦可從自己所熟稔、接觸甚深的方向入手,即使是電玩、動漫,也未嘗不能入題。例如曾經便有同學以槍戰電玩遊戲來當作素材,藉遊戲中的團隊合作,帶出現實中的人際衝突及其和解(親情、友情);有同學則以角色扮演遊戲之主角,來做自我成長經驗的比附,書寫被霸凌的經驗以及學習成就低落的問題;有同學賽車遊戲之競技紀錄的保留,書寫對因病辭世的哥哥的懷念;有同學藉由一款自由打造建築、創造世界的沙盒遊戲,來書寫空間記憶及地景對自己的意義。

這些年來,我們發現應試作文在主題上大略可粗分為①自我成長、②人際關係、③社會關懷、④美感經驗、⑤擬身代言、⑥思考論辯等六種,同學平時若能備好特殊素材,雖不敢說能夠萬用,但至少上述的三到四種主題是足以應對的。就此,同學們可以發現我們都只是藉由這些特殊的題材,來召喚自己的日常經驗,提取心得與教訓。當我們的題材特別、觀點獨到,加上有好的修辭和文章架構來加持,要拿下高分,並不是難事。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99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