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從思辨開始

民主從思辨開始

文╱管中祥

你應該聽過「焚書坑儒」的故事吧!據說,當年秦始皇為了統一六國的思想論述,聽從李斯「史書只保留秦國史書,其他國家的史書都焚毀」的建議,只讓民間保留醫藥、卜筮、農業等書籍,其他都得燒毀;為了防止知識分子批評他、散播不利言論,秦始皇也在咸陽殺了四百多人。一般認為,秦始皇之所以這樣做,是要清除對其不利的言論或建言,如此才能鞏固始皇帝的地位。

極權國家 利用禁言抓緊權位

不論歷史的真相是什麼,秦始皇是不是真的幹了這些事,上述作法在極權國家卻經常可見。極權者擴大及鞏固權力的手段,除了暴力,就是謊言與禁言,暴力讓人驚恐而被迫順從,謊言使人心悅臣服為其效力,而禁言就是打壓言論自由,讓事實真相及輿論監督消失無蹤,如此,便能緊抓權位。

同樣的現象不只發生在2千多年前的秦朝,歷世歷代的社會,不分區域、不分種族都曾發生。例如,希特勒除了透過秘密警察抓捕異議者、打壓人民的言論,同時也不斷編織謊言,讓人民效忠,甚至支持他對外侵略。

美國耶魯大學歷史學系的講座教授,同時也是維也納人文科學學院院士與美國大屠殺紀念館「良知委員會」委員的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在2017年出版《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的著作中,也提出類似的看法。他考察了德國、英國、波蘭、俄羅斯、美國等國家的發展,透過20個講次,分析各國暴政的起源、擴張,並提出人民該如何預防暴政的來臨、面對暴政的統治。

社群媒體 控制思想新新管道

除了傳統的暴力控制與造神運動,史奈德也特別指出,在資訊爆炸的當下,人們厭惡主流媒體的「腦殘」報導,進而厭棄與遠離,但卻又同時大量依賴網路資訊,我們所看、所聽、所思的內容受到社群媒體的影響,反而提供威權者新的思想控制管道,透過大數據分析資訊操控、散布各式各樣的假訊息,混亂人心。再加上人際之間越行疏遠,卻又沉溺在同溫層尋求溫暖,關上耳朵排除不一樣的意見,因此,不知不覺地提供了暴政得以滋長及擴張的空間。

當人們不願接觸異議、不願思辨、不願反思,「暴政」也就不必透過暴力,就能鞏固與蔓延。

追尋真相 與不同意見者對話

書中引述了知名作家,也是前捷克總統哈維爾的話:「如果維繫謊言是整個體系最重要的支柱,那麼也就不難想像,對這一切的最根本威脅便是活在真相之中。」除了走出溫暖又安全的同溫層,試著跟不同意見者對話,作者也提醒面對社群網路時代混亂又充滿詭詐資訊的方法,他說:

若我們對追尋真相一事嚴肅以對,就能利用網路掀起一場小小的革命;若你會自己查核消息來源,就不會轉發假新聞給別人;若你追蹤的是值得信任的記者,你也可以將他們所知的傳播給別人;如果你用推特轉發的消息,全都是遵循報導準則的記者寫的,你應該也比較不用降低自己的智商跟聊天機器人、酸民對戰。

關心社會 才能戳破謊言禁言

除了辨識資訊的能力,在民主時代,我們更不能只關心自己,而不關心社會,相反的,作為現代公民,要積極的參與公共事務,關心公共生活,面對不義之事要挺身而出,擁有更多的人際互動與連結。一旦我們願意關心社會,便能戳破謊言、打破禁言,才有阻擋暴政,實踐民主的可能。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台灣公民行動影音紀錄協會理事長。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