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盃】 一等獎佳作 他們這樣寫 九年級組

【楚才盃】 一等獎佳作 他們這樣寫 九年級組

九年級組

想念那朵雲
文╱廖芮彤(新竹義民中學)

依稀記得那張總是滿開懷的笑臉,像無邊而廣闊的藍天;仍忘不了那柔軟的心腸,如和煦風般溫暖人心。您,就是我心中那朵令我非常想念的雲。

小時候,您常帶我到圓山遊樂場,看著我不亦樂乎的玩著,嘴角的弧度也從沒下降過。那時,我稚嫩的小手牽著您粗糙而充滿風霜的老邁的手,心裡總覺得踏實,就像天空因為有雲朵的陪伴,才不顯得孤獨,反而使它更加有生機,更加千變萬化。這使圓山遊樂場成了我倆的祕密基地。曾有一次,我為了買新玩具而大哭大鬧,您用一如往常的口吻告訴我,舊的東西總是比較好,那時仍懵懵懂懂,不太懂這句話的含意,只覺得您彷如阻止太陽的無理取鬧而領導烈陽的雲朵,溫和令人信服的白雲,便這樣不再又吵又鬧的。

十年後的同一天,是您的告別式,我在會上用潰堤的淚水忿然責怪自己為何沒能把您留住,為何沒能有多一點的時間,參與您的晚年生活,眼淚甚至浸濕了整個衣衿,沒有察覺。我步出會場,臉上掛著兩條淚痕,抬頭凝視著空中的雲,那天的雲,被微風吹著,一朵朵緩緩的飄走。我才發現,原來如雲的您是我想挽回也挽回不了的,因為雲會飄去,而您也會逝去。

再一次的回到圓山遊樂場,現在人們不再那樣稱呼它了,設施也改變了許多。忽然我想起了您那句話,原來啊!果然還是舊的生活比較好,遊樂場改建了,您離去了,原本在那的朵朵白雲也都消逝了。

賞析
文╱丁振翔(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

以雲為喻,而必然的飄散先以曾經的美好相聚為前襯。文章開頭以雲的相關物類,描述兩種相處經驗:一是陪伴,如雲朵與天空;二是引導,如雲朵與烈陽,使經驗事件有了明晰易認的枝條。

終將來到的改變,乘以時光的巧合──恰是在「十年後的同一天」,再乘以改變的記憶空間──「現在人們不再那樣稱呼它了,設施也改變了許多」,數倍放大了人事物消逝的悲嘆。最後復以一道指數函數,將埋藏的伏筆揭開,最見經營之功:原本懵懂為何「舊的東西總是比較好」,如今「果然舊的生活比較好」,引爆所有的情緒。「原本在那的朵朵白雲也都消逝了」,只留下完全的悲傷。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22期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