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即寫作

生活即寫作

聯合報寫作教室講師╱宋奇勳撰寫

因緣際會下,我有幸以替代役身分至菲律賓的中正學院擔任華語教師,親自於僑校的教學現場體驗截然不同的寫作教學。

在中文與母語者幾無差異的甲、乙班,學生一如台灣的孩子,透過命題作文練習寫作;然而,在文字表達尚不流利的丙、丁班,撰寫動輒六百字的作文簡直是要了他們的命!甚至,學生面對諸如「最難忘的一件事」、「我的愛好」等命題,時常披頭就是一句略帶嫌惡的質疑:「寫這個要幹麻啊?」我這才驚覺,在中文作為第二甚至第三語言的校園中,「為什麼寫」比「寫什麼」更重要。因此,如何在有限的字數下創造有意義的寫作練習,便成了我的首要課題。

在與校長及老師們討論後,我才發現原來最生活化的「應用文」,就是自己遍尋的解答。至此,我們便從字數最少的便條寫起,邀請學生在各種生活化的情境下書寫字條,例如:跟同學借筆、邀朋友看電影、留言給離座的老師等。看著學生們寫得如此投入,我終於明白「有用」的寫作是可以創造多麼巨大的學習熱情。

正當我以為對後續的教學有譜時,學生頑皮的疑問卻將「有用」的寫作推向了兼具「有趣」的境界:「宋老師,我可以寫便條給馬主任請假嗎?」話才問完,全班便爆出了興奮的「喔──」,彷彿發現了惡作劇界的新大陸。獲得首肯後,我回收的作業便出現了各種「因病,故不能上學」的假條,舉凡骨折、挫傷、被車撞等,就差沒看見「因病故,不能上學」而已。

此後,秉持「有用又有趣」的寫作原則,我們一起寫了建議書給校長,請她處理校內慢如烏龜的電梯;我們還寫了徵婚啟示,羅列了各種自己的誇張優勢,以及要求對象的苛刻條件,並張貼在公布欄供彼此逗樂。

其實,中文的寫作練習並無國界,對於寫作的好惡也不因母語或外語而有差異;有鑑於此,除平時備考的作文訓練,我們也可以透過習作廣告文案、新聞報導、短篇小說、遊戲規則等,鍛鍊自己的筆下功夫。有朝一日,這些生活中的寫作,最後都將帶給我們意想不到的反饋。

原文出自《好讀周報》533期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